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三七 柳暗花明

一百三七 柳暗花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子这话什么意思?在给他女儿身上泼脏水吗?
  
  虽然余紫苑不见了,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她逃婚,太子凭什么断言她有了意中人?
  
  余丞相当即拉下脸来,“小女乃是相府千金,怎会在大婚之日逃婚?况且小女不知所踪,说不定遇到歹人,这些事还没查明白,还请皇上和太子帮帮老臣找到小女!”
  
  连生和吉祥也是明白人,知道余丞相这是不想让女儿冠上与人私奔的丑名。
  
  不过那是他亲生女儿,他这么想倒也有情可原。
  
  两个人对视一眼,连生就笑着告辞,“还要回宫给皇上和太子复命,余相爷还请宽心,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这些现成的话多说并没有坏处,反正大婚的又不是他们!
  
  送走连生和吉祥,余丞相的脸色就黑下来,吩咐府兵出动,并且派人乔装改扮,特意守在柳府。
  
  他觉得,余紫苑能逃走,多半跟柳府还是分不开的。
  
  若是没有柳老夫人的支持,余紫苑哪里有这个胆子?
  
  再说,她出门在外,哪里来的花销?
  
  他断定余紫苑一定藏在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是柳老夫人安排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想过余紫苑会出什么危险!
  
  黄氏听说余紫苑逃婚之后,一连高兴了好几日,这个草包大小姐,多亏她这么多年对她纵容娇惯,这下好了,把她宠得不知天高地厚,终于惹出泼天大祸,她亲手断送了太子妃的路不说,怕是以后她的胞兄在官场上也没什么立足之地了吧?
  
  将来,她只要把乔氏的孩子养在自己跟前,这相府,迟早不得她说了算?
  
  这般想着,她又高兴地吩咐丫头烫了一壶上好的梨花白,自己让小厨房置办了几样可口的小菜,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
  
  乔氏也没想到余紫苑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心里暗自惊叹的同时,也是十分快意。
  
  余紫苑这么一逃不要紧,连带着她的胞兄在余丞相跟前没脸,皇上和太子若是怪罪下来,余紫苑的胞兄将来还能顺顺当当做官吗?
  
  那以后,她只要生下孩子,余丞相还不得把那孩子当作宝啊?
  
  余丞相多年宦海,顶多落个教养不力,最终还得怪到黄氏这个嫡母的头上,这样,黄氏在余丞相跟前还能讨得了好?
  
  她只要肚子争气,生下儿子,将来这相府,可就都是他们母子的了。
  
  余紫苑这一丢不要紧,相府内院,几个女人都各自打起了小算盘,暗中争起相府的掌家之权。
  
  唯有余老夫人,气得一连好几顿都没吃下饭,唉声叹气咒骂着余紫苑,“上不得台面的贱蹄子,放着大好的姻缘不要,作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事,让家族跟着蒙羞。这样无情无义的女儿家,就该浸猪笼!”
  
  余丞相听了赶忙安慰她,“娘,您老消消气。不管她是死是活,都要先找到她踪影再说!”
  
  余老夫人喘了口粗气,叹道,“等找回来,她也别想再嫁给什么好人家了。”
  
  众人心知肚明,谁也不想娶一个丢了贞操的女儿吧?余紫苑要真找不到,他终归还是要宗谱里把她的名字给划掉的。
  
  这样不要脸的女儿,哪能顾得上爹娘!
  
  余丞相气得手脚冰凉,暗暗磨牙,等找回来一定狠狠打一顿,打到她哭爹喊娘不行!
  
  余府的人都撒出去找余紫苑去,谁也没想到此时此刻,余府的地牢内,正关着一个女人,昏睡了一天一夜,悠悠醒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个女人双眼呆滞了片刻,在昏暗的油灯中,看清眼前的铁栅栏时,顿时就发疯的狂兽一样,抓着铁栅栏猛喊,“放我出去,快来人,我是相府大小姐!”
  
  她喊得嗓子都快哑了,才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另一头摇摇传来,“喊什么喊?喊破嗓子也没人管你。”
  
  那是个黑衣黑帽一身黑如同黑无常的狱吏,手里拿着一根水火棍子在铁栅栏上一顿猛敲,把上面的一双手硬生生给敲下去。
  
  那女子依然大喊大叫,“放我出去,我是相府大小姐!”一副趾高气扬的调调儿。
  
  那狱吏像是没听懂一样,伸手掏了掏耳朵,骂骂咧咧的,“就你这丑样子还是相府大小姐?做大小姐的丫头也不够格!”
  
  那女子还固执地大喊大叫,“你给我闭嘴,快把我放出去。”又伸手去抓住铁栅栏,却被那狱吏一棍子抽下去,把她的手指都给抽断了。
  
  女子吃痛,吓得往后瑟缩了下。
  
  狱吏毫不留情地大骂着,“想找死是不是?老子可不是蒙大的,到这里的人谁不说跟相府有关系?不过你也得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副鬼样子,也敢冒充大小姐?大小姐可是东宫的太子妃,你算个什么东西?”
  
  余丞相不想让此事张扬出去,府内也就只有几个当家主子清楚,下人们一概不知。
  
  狱吏骂完,见那女子似乎老实了些,就又上下打量着那女子,“脸丑得让人恶心,这身子长得还挺可人意的。要是老实点,说不定老子闭着眼还能‘照顾照顾’你。”
  
  那女子听见这个话,终于不再吭声,抱着膝盖坐到角落的草堆上去了。
  
  狱吏拎着水火棍子走了。
  
  女子终于抬起头来,双眼中满是恐惧: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就算她不想嫁给太子,也不至于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啊?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送来一碗饭,那女子上前一看,见是一碗稀得能照出人影的稀粥。稀稀拉拉几粒米,一根筷子都挑不上来。
  
  女子忽然想起狱吏骂她丑的话,赶紧往前挪了几步,低下头去,在那碗稀薄的粥面上,看到自己那一副让人极其恶心、极其丑陋、能止小儿啼哭的丑陋的肮脏的脸,她的半张脸上好像爬满十几条蚯蚓,暗红的疤痕一道道蜿蜒,从眼睛开始,半张脸几乎被这样的疤痕完全给覆盖了。
  
  她傻愣了一下,旋即就从她嘴里爆发出一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如同关在笼中的野兽般,挣扎的咆哮声。
  
  余紫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昏沉睡了一觉,不仅做不成东宫太子妃,且还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内,自己的脸竟然还丑陋得跟只癞蛤蟆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