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三六 双方护撕

一百三六 双方护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个人正互诉衷肠,一个女人忽然哭着闯过来,原来是余紫苑。
  
  此时她也扔了大红盖头,金冠歪在一边,大红的喜袍有些凌乱,哭着冲过来,就要去拉扯弘羽,“你怎么了?你到底怎样?”
  
  甲二伸手把她拦住,他们个个愤怒地瞪着她,恨不得把她扔到河里。
  
  陆清雨站起身来,冷冷望着哭得梨花带雨的余紫苑,心里明白一件事,刺杀弘羽之事,看来余紫苑不知道。也对,她心仪的人是弘羽,若说她跟萧珩做交易,那定是两个新娘互换最好,这样,他们两个人尽皆欢,岂不美哉?
  
  想必萧珩不管这一套,痛下狠手,干脆要杀死弘羽,这样,陆清雨对他来说,就如掌中之物了。
  
  而余紫苑会如何,他才不管呢。
  
  这么一想,她不由得冷笑起来,这两个狼狈为奸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不想理这个疯女人,对甲二使了个眼色,他们就把余紫苑给拖下去了。
  
  “陆清雨,你不是懂医术吗?你快救他啊。”她哭着喊着,陆清雨充耳不闻。
  
  是,她懂医术,她也会救弘羽,可这跟余紫苑没有任何关系!
  
  定了定心神,她想起了一个办法来,当一时不知道弘羽中了什么毒,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可用。
  
  那就是——地浆水!
  
  眼下,也只有这个方法可救弘羽一命了。
  
  她当即让甲二带人在河边往下挖,挖出底层的黄土后,就从迎亲队伍抬的嫁妆里找到一口大缸,把那土放在缸里,用澄净的河水灌满。
  
  她脱下大红的喜袍,用轿夫抬轿的杠子在缸中使劲搅拌。
  
  这是体力活,没搅拌多久,她就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甲二见状不忍,要替她接过来,陆清雨擦把汗摇头,“这个必须我亲自来,搅拌成什么样子也只有我有数。”
  
  弘羽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众人把他抬在花轿内躺着,等着陆清雨不停搅拌那满缸的泥水。
  
  渐渐地,陆清雨的双臂酸痛地如同不是她的一样,可她依然咬牙坚持着,这就是弘羽的命,她不敢有一丝懈怠。
  
  甲二等人都不忍再看,他们一点忙都帮不上,只得好好守着弘羽。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待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地浆水才算搅拌均匀。
  
  陆清雨瘫了一样坐在地上,瞪眼看着那水缸上浮出一层清亮亮的水来,她长舒了一口气,让甲二从嫁妆担子里找出一个金碗来,舀了一碗,喂给弘羽。
  
  看着弘羽的面色变成红润,气息稳定下来,她则放下心来,身子一软,就躺在了地上。
  
  甲二吓了一大跳,忙把她搀起来,扶在花轿内坐着。
  
  等陆清雨悠悠醒转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雕花架子床上,抬眼是米黄的纱帐,上面还绣着几只翠绿的竹竿。
  
  这是她喜欢的颜色和花色!
  
  不是她在相府的家,那又是哪里?
  
  弘羽醒了没有?
  
  她忙起身,发现浑身酸痛,两条胳膊更像断了一样,抬都抬不起来。
  
  只好又躺下去。
  
  门吱呀响了一声,一个高大的身影逆光走进来,手里托着一个茶盘,似乎端着什么。
  
  一见陆清雨转头朝门口看着,他惊喜地几步奔上前,欣喜万分,“你醒了?”
  
  陆清雨定睛看时,正是弘羽。
  
  她高兴地眼角都湿润了,“你醒了?”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问出相同的话,问完后,两人又都裂开嘴笑起来。
  
  晨曦的微光透过窗户和门,洒在他们身上,他们的笑容交织在一起,整个屋子都洋溢着浓浓的喜气。
  
  两人都仔仔细细打量着对方,见对方都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陆清雨看着弘羽右臂上包扎的白纱,止不住心疼,“昨日那人交代什么了?”
  
  “交代了,”弘羽眸光一暗,他们死士的手段就没有撬不开的嘴,“是慕容驰的人!”
  
  陆清雨也不知该说什么,那人毕竟是他的兄弟。
  
  “他就这么死心塌地为萧珩卖命?”良久,她才叹了口气,问着。
  
  “萧珩说,若是能办成此事,就出兵帮他攻打北齐。”弘羽讥讽地勾起唇角,“他也不想想,萧珩不过是个太子,南梁的天下,还由不得他说了算!”
  
  何况,这太子之位能否坐得稳,还在两可之间呢。
  
  陆清雨也不知道萧珩到底图什么,论姿色,她虽不俗,可比她长得美的人多的是。
  
  论家世,她现在是余丞相的庶女,对太子上位并没有什么助益。
  
  她实在是想不通,萧珩那个疯子,为何要对她如此耿耿于怀,大有非她不娶之意?
  
  如果他执意想娶她,也许她还会心存一些歉意。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让慕容驰对弘羽动手,想要了他的性命!
  
  她是一介没有身家没有背景的柔弱女子,可有人想动弘羽,她发誓,这辈子她都会不死不休的。
  
  这个仇,她会报!
  
  这辈子,都不会忘!
  
  “放心,我已经派人去追踪慕容驰了,也让人去北齐报信了。到时萧珩做不到出兵北齐,慕容驰也不会再为他所用,北齐也会派人追杀他,他不过是跳梁小丑,不成气候!”
  
  弘羽见她面色凝重,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陆清雨垂头不语,那是他的父兄,想来他做这些的时候,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可她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好,这样的事,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你别担心,”弘羽忽然拉过她的手,让她和自己面面相对,一双深邃的眸子像是看穿她的心事一样,“虽说他们是我的父兄,可我从小就颠沛流离,受尽折磨,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我对他,没有什么孺慕之情。”
  
  说完,他闭了闭眼。
  
  陆清雨看到他眼角有细微的泪珠滚落下来,她忙一把抱住她,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
  
  而在幕后指使这次刺杀事件的萧珩,在东宫的寝宫一夜未眠。
  
  喜床上的新娘子始终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木偶一般。要不是她交叠在膝盖上的双手时不时动一下,别人都看不出她是个大活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