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三十 诈他一下

一百三十 诈他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个大夫把地上的酒盅全都验看一番,最后推选一个朝余丞相禀报。
  
      余丞相一脸高深莫测,面色无波地看着那个大夫。
  
      余紫苑面色雀跃,信心满满地望着那个大夫。
  
      再看陆清雨,则是不慌不忙,和弘羽并排站着。
  
      弘羽用眼角余光打量她两眼,见她面色平静,不由勾了勾嘴角,看来,她胸有成竹。
  
      萧珩坐在那里,悠然自得地喝着茶,时不时瞟陆清雨一眼,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女子到底用的什么法子,公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余紫苑下毒,害她出丑!
  
      自始至终,他都觉得这是陆清雨干的。
  
      众目睽睽中,就听那位大夫干巴巴禀报,“回禀丞相大人,所有酒盅都并没有毒!”
  
      余紫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在听到大夫的话时,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圆了眼睛兀自发呆。
  
      余丞相也是惊讶极了,“你确定所有的酒盅,并没有遗漏?”
  
      大夫笃定点头,“回丞相大人,小人确定,并无遗漏!”
  
      统共六只酒盅,来了五个大夫,几乎人手一只,怎么会遗漏?
  
      “不对,肯定是你们中有人医术不精,没有验看出来。”余紫苑发疯一般从屏风后冲出来,也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的风姿仪态,一把揪住那大夫的衣领,声嘶力竭,“你再去给我验,一只一只地验!”
  
      她双眼赤红,瞪圆眼睛挑着眉,活似个夜叉,把那大夫吓得战战兢兢,“这位姑娘,老朽都验过了。”
  
      “胡说,庸医,你们验不出,就来糊弄本小姐?爹,再去请大夫,他们都是庸医。”
  
      余紫苑不甘心,愤愤不平地看着余丞相,状似癫狂。
  
      几个大夫面面相觑,对视一眼,就由先前那位大夫代表,“丞相大人,小的们医术不精,还请您另请高明!”
  
      余丞相面色铁青,不满地盯了眼歇斯底里的余紫苑,对着那几个大夫疲倦地挥了挥手,小厮自行把他们送走。
  
      余丞相却不再去请大夫,只是吩咐丫头,“把大小姐扶回去歇着。”
  
      余紫苑压根没料到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她可是以亡母的名义发过誓的,怎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父亲,这都是二妹陷害我的,还请父亲请太医来。”
  
      她膝行向前,痛哭流涕地哀求着余丞相。
  
      余丞相被她闹得头疼,看到上首的萧珩若无其事地用盖子拨着茶叶,心中怒火升腾,一拍太师椅的扶手,冷声喝道,“够了,你还嫌不够毒丢人?”
  
      今日之事,若是萧珩不在乎,那皇上也许就不会追究,可要真的去请太医,到时候传遍宫中,他的脸该往哪里搁?
  
      这个孽女,还想着请太医,脑子被狗吃了吗?
  
      余紫苑从来没有被余丞相这般呵斥过,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烧着,身子微微颤抖,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只是她不甘心就这么输掉,出了那样的丑,这辈子她都没法抬头了,要是揪不出幕后黑手,她还算什么相府大小姐?
  
      于是,她不顾一切地抱着余丞相的大腿,不停地摇晃着,“父亲,求您换女儿一个公道,女儿都是被二妹给害的……”
  
      她还没说完,陆清雨也噗通往余丞相面前一跪,嚎啕大哭起来,“父亲,姐姐无凭无据地诬陷女儿,这是容不下女儿,女儿不如还是离开相府吧?”
  
      “胡说,你是相府入了宗谱的二小姐,谁也不敢让你离开!”
  
      余丞相被这两个女儿哭得头疼,但到底还是清醒的。
  
      陆清雨继续哭着,“姐姐张口闭口都是女儿害的她,可大夫来验过都说没毒的,还请父亲做主,还女儿一个清白!”
  
      余紫苑气得侧脸大骂,“你给我闭嘴。就是你下的毒,不然我好端端的为何和你喝了一杯酒就那样了?”
  
      她不好意思说自己拉稀,含糊其辞地说着。
  
      陆清雨也没追究,反正大家都明白,也都见识到那一幕丢人的场景了。
  
      她冷冷一笑,驳斥道,“姐姐这是跋扈惯了吧?你出了丑,害得我们相府名声受累,要不是妹妹我已经嫁人,怕都要嫁不出去了。就连父亲和兄长们,此事传出去,他们在朝中也要受到同僚的嘲笑!”
  
      她这番话,已经给余紫苑扣上好几个大帽子:跋扈,容不下妹妹,毁坏父兄的前程……
  
      余紫苑可不是个老实巴交任人搓圆揉扁的人,她当即勃然大怒道,“你别信口雌黄,是你,要不是你给我下毒,我能那样?你可倒好,让我出丑,害得阖府丢人现眼,你在一边看热闹?”
  
      “姐姐这话说得好没道理,我也是相府的小姐,相府名声受损,于我有什么好处?”
  
      陆清雨反唇相讥,寸步不让。
  
      今日她就跟余紫苑杠上了,压根就没想过姐妹还能融洽相处。
  
      余紫苑冷哼,“你有什么好处?你在乡下生活了那么多年,如今回到相府,肯定是想报复相府的。”
  
      姐妹两个争吵着,就差没有撕起来。
  
      余丞相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再也受不了,怒喝道,“都给我住嘴!”
  
      余紫苑和陆清雨纷纷抬头看向他,齐声喊着,“父亲,求您给我做主!”
  
      余丞相看看自己的大女儿,再看一眼自己刚认的二女儿,面色惨白,半日,终于摆了摆手,“把大小姐扶回去!”
  
      余紫苑还不死心,“父亲,您就信这个小贱人的话?”
  
      “给我堵上嘴!”余丞相实在受不了余紫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就敢公然骂起妹妹来,还真是个没脑子的。
  
      “父亲,您看见了,姐姐就是这么容不下我的,我是相府二小姐,她竟然骂我小贱人?我在她眼里就是如此上不得台面的?”
  
      陆清雨掩面哭泣,抽抽噎噎道,“父亲,姐姐这诬陷骂人的本事不小,若再这样,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
  
      余丞相看了她一眼,再看一眼余紫苑,终是做出了决定,“把大小姐禁足,若是再叫本相看见她出来,你们也都别想活了。”
  
      这一声令下,下人们再也没有顾忌,当即找了快抹布堵上余紫苑的嘴,把她拖下去。
  
      余丞相又把哭得颤巍巍的陆清雨给扶起来,温声安慰着她,“你不要担心,有爹给你撑腰呢。”
  
      陆清雨哇地一声哭着投进他的怀抱,“爹,我终于有爹了。”
  
      父女两个相拥,一副舐犊情深的样子。
  
      弘羽看得心里直打鼓,他的小妻子这是来真的吗?
  
      萧珩此时茶叶不喝了,只管看着这对父女,眼睛都不带错开的。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连大夫都没验出来有毒,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