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二九 请医验看

一百二九 请医验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百二九
  
      不料陆清雨眼疾手快拉住她,又把酒盅举到她唇边,“来,姐姐,好事成双,咱们喝个双杯。”
  
      余紫苑哪里还喝得下?
  
      她忙扭头躲开,陆清雨就翻脸了,“姐姐,你这也太不给妹妹面子了,咱让太子殿下给评评理,这个酒该不该喝?”
  
      萧珩对陆清雨现在简直是百依百顺了,闻听立即道,“该喝。”
  
      该喝个屁!
  
      余紫苑暗骂了一句娘,甩开陆清雨的手,起身就要走。
  
      可谁料她用了些劲,就听“腾”地一声响,似乎有熟透的瓜炸裂了,接着,花厅内一股奇臭扑鼻而来。
  
      众人全都捂住了鼻子。
  
      几个丫头还小声喊起来,“好臭呀。”
  
      “怎么跟掉进茅坑里一样?”
  
      余紫苑的脸白如金纸,瑟瑟发抖!
  
      大红十幅石榴裙上,滴滴答答往下淌着稀薄的黄色的液体。
  
      有眼尖的丫头大叫一声,“呀,大小姐的裙子上……”
  
      众人齐刷刷地又朝余紫苑的裙子上看去,这是她才做的一条时兴的裙子,今儿刚穿上。
  
      此时裙子上却被浸湿一片,黄黄的臭臭的东西,顺着那裙角淌着。
  
      她正好站着,连坐也给忘了,就那么木木地看着一桌子的菜。身子好像不是她自己的,肚内似乎有一条长河在咆哮着向外奔腾。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真真体会到什么叫“屙黄河尿井绳”了。
  
      那些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丫头婆子此刻都看明白了,一个个瞪圆眼张大嘴,实在是不敢想象一向优雅端庄总是高人一等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竟然,众目睽睽中拉稀了。
  
      而且像是映证她们的猜测一般,一个响屁,像炸天雷一样,从余紫苑的体内窜出来,瞬间在花厅内炸裂开来,极其响亮,极其恶臭!
  
      随着这一声爆竹般的屁响,一股热乎乎还冒着一丝丝热气的稀屎顺着那大红的裙子喷涌而出,滴在余紫苑那双精美的凤衔珠绣花鞋上,滴得满地都是。
  
      余紫苑像是死人一样,已经完全不会动不会说话了。
  
      余丞相也跟木头一样,坐在那里瞪着眼什么都说不出。
  
      还是黄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觉得再这样下去,丢得不仅是余紫苑的脸,还有她这个继母的脸,这才喝命丫头,“大小姐身子不适,还不把她扶下去?”
  
      又尴尬地笑看着萧珩,“殿下,不如移步花园,喝个茶?”
  
      萧珩此时哪里还有吃的心思?当先走出花厅。
  
      陆清雨和弘羽也起身,对余丞相和黄氏行礼,跟着走出去。
  
      余丞相呆了一会儿,慢慢清醒过来,闻着一屋的屎味儿,再也忍不住,一挥袖子,把桌上的盘盏全都扫下去。
  
      黄氏看着盛怒中的丈夫,吓得心惊肉跳。可再看一眼那满地的饭菜、金银器皿,混着一地的稀屎,实在说不出是什么心境。
  
      “老爷,您息怒!”
  
      黄氏见余丞相气得不轻,忙小声劝慰。
  
      一腔怒火无处发做的余丞相,正想找个出气口呢,再加上本来对黄氏就不满,他顿时恶狠狠一把揪过黄氏来,对着她那张白皙丰腴的脸,没头没脑地扇去。
  
      “叫你小心眼,叫你不尽心……”
  
      黄氏的婆子见余丞相老羞成怒,打得黄氏东倒西歪鼻青脸肿,忙上前劝架,可是余丞相已经快要气疯了,哪里还有平时半分的温润模样,一甩胳膊,把婆子给推倒地上,恰好倒在那一顿饭菜混着稀屎堆上。
  
      整个花厅就像是在茅坑里涮了一遍!
  
      有几个丫头婆子就捂着嘴要吐出来,余丞相打了黄氏一顿,也不管她是死是活,朝着门口冲出去。
  
      黄氏披头散发、面目肿胀,被婆子架出去,一屁股坐在门口,嚎啕大哭起来,“天杀的没良心的,我在这家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多年,他就是这么对我的?呜呜,他的女儿不好,就怪在我头上,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哭诉完,黄氏也不回自己屋里,直接坐了车回娘家搬救兵去了。
  
      余丞相哪里还顾得上她?
  
      女儿在太子殿下面前出了这样的丑,太子若是拂袖而去,他也无话可说。
  
      他生怕太子一抬腿回宫,所以打完黄氏就赶紧追萧珩去了。
  
      弘羽和清雨手拉手徜徉在相府美丽的花园里,看着争奇斗艳的各色花朵,心情奇好。
  
      萧珩跟在他们旁边,像只讨厌的花蝴蝶,喋喋不休,“我说小雨,今日你可真是占尽上风。你说你那姐姐会不会恨死你?”
  
      “她为何要恨死我?还请殿下说个清楚!”陆清雨毫不客气地回头瞪着萧珩,不想看他的嬉皮笑脸。
  
      “殿下,我们姐妹好不容易见面,姐妹情深,您这话,什么意思?”
  
      “嘿嘿,小雨真会装。”萧珩笑嘻嘻说着,目有深意地看着她,“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我不明白殿下是什么意思。”陆清雨扭过头去,不想理这块牛皮糖!
  
      弘羽回过头来,警告地看了眼萧珩。
  
      萧珩有些发怵,尴尬地笑了两声,到底没敢跟上去。
  
      余紫苑被丫头搀到自己院子里,一通大泻之后,方才觉得肚内松快许多。
  
      她双膝发软,把身上那套才做的新衣裳拔下来,由着丫头把她抬进浴桶。
  
      浑身似乎都弥漫着恶臭味儿,此时的她,活似被人从粪坑里捞出来一样,连头发丝儿里都是屎味儿。
  
      她的贴身大丫头春燕忍着恶臭给她洗头发,不停地用花瓣水给她淋着。
  
      “啪”地一声,忽然,春燕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打得她半边脸都歪了。
  
      她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看着一脸盛怒的余紫苑,“大,大小姐?”
  
      “贱蹄子,你总淋我头干什么?是不是想把我的头给烫掉?”余紫苑勃然大怒,喝骂着春艳。
  
      “没有啊,大小姐,”春艳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地上溅出来的水打湿了她的膝盖,她一动都不敢动。
  
      “没有?”余紫苑瞪圆了眼睛,恶鬼般盯着春艳,“谁信啊?”
  
      春艳一声都不敢吭,捂着半边脸垂下头去。
  
      有气无处发的余紫苑,疯子一般从浴桶里跳出来,对着春艳拳打脚踢,“叫你们都嘲笑我,叫你们都嫌臭,我打死你,打死你……”
  
      春艳逆来顺受,蜷缩在地上的水渍里,一动不敢动。
  
      余紫苑的规矩,若是有一丝不顺从,怕是会被剥皮削肉,与其那般死去,还不如熬过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