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一四 结伴而行

一百一四 结伴而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只觉得一颗心快要跳出来,若是追的人把她逮回去,以后怕就没有机会了。
  这可是她真病疼了三天才寻来的这么一个机会,有多金贵,怕是没人能说得出!
  所以,她绝不能让人给逮回去,拼了老命,她也得逃出生天。
  于是,她在气喘如牛的情况下,依然决绝地深吸了一口气,攒足全身的力气,猛地往前冲。
  再往前跑十来丈远,就是大街了。
  后面的人想必不敢光天化日在大街上把她强行绑回去的。
  眼看着快要冲出巷口,她的肚子忽然疼起来,似乎有一把利刃在她肠子里搅了搅,让她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
  她扶住墙,勉强站着,额头上都沁出汗珠了。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灰心地闭上眼,难道逃不出去了吗?
  咬咬牙,刚要抬起脚,忽听后面一个声音气喘如牛地喊着,“喂,你—别—跑—了……”
  似乎是个苍老沙哑的声音。
  她艰难地回头,就见一个衣衫褴褛、趿拉着一双破草鞋的老乞丐,在她身后不远处,扶着墙呼哧呼哧地喘气。
  什么情况?难道弄了半天是他在追自己?
  好不容易喘匀一口气,陆清雨才一字一顿地问那老乞丐,“你追我赶什么?”
  “丫头,我来还你东西啊。”老乞丐手掌对她摊开,就见掌心一枚莹粉透亮的珠钗。
  是她掉的。
  本来她平日是不戴首饰的,一个是没有,再一个也是不习惯。她到润生堂坐诊,都是男装示人的,头发也就是随便挽一下,插根竹簪而已。
  这枚珠钗还是在船上时,丫头拿给她的,说是她们主子给她置办的。当时看着价值不菲,临跑出来的时候,就顺手拿了。
  都说穷家富路,万一在路上没钱花了,当了或者押了,也能凑合着吃饱饭啊。
  许是方才脱衣服慌里慌张的给掉了,没想到让这蹲墙根的老乞丐给捡着了。
  害他追了她半天。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她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泄密,于是就转了话题,“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老伯啊。”
  出门在外,客气些没坏处。
  说完就从老乞丐掌心拈起珠钗,想了想,她又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几枚铜板递给老乞丐,“老伯,这几个钱你拿去买个饼吃吧。”
  她刚逃出来,身上也没有什么钱。
  老乞丐却极有骨气,死活不要,“我怎能要你的钱?你这,除了珠钗,好像也没比我有多少钱吧?”
  老乞丐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得出一个“两人半斤八两”的结论!
  陆清雨忍俊不禁,哂笑,“老伯风趣!”
  说完,站直身子,长长吸了口气,又在肚脐四周的穴位上按了按,方才觉得疼痛减轻了些。
  她告辞老乞丐就往大街上走去。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她很快隐没入人群中。
  找到一家成衣铺子,陆清雨用那枚珠钗换了一套男装,外加几吊钱,自己又买了清黛,把眉毛涂得黑了些,又在脸颊上点了几个痣,这才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她跟卖烧饼的老板打听清楚这是扬州地界,略辨认了方向,就把烧饼用买来的包袱一裹,搭在肩上,跟着出城的人往城外走。
  她要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住宿的地方。
  可是她脚程不快,走了不到二十里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脚底下就磨了泡,走一步,钻心地疼。
  看着日影西斜,倦鸟归林,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荒郊野地过夜,必须得找个人家。
  不然,被豺狼吃了,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将来就算弘羽找过来,连个尸体都见不着。
  看着远处袅袅的炊烟,她信步朝那个方向走去。
  走没多久,就见前边一棵大树底下蜷缩着一个人,佝偻着身子,不停地抽搐,似乎是,病了。
  她慢慢走近,就见那人衣衫褴褛、穿着破草鞋,手里还拖着一根棍子,此时正半躺在地上,几乎快要缩成一团了。
  不是那老乞丐又是谁?
  没想到这一天两次相遇,每一次相遇还这么地不寻常。
  她不知道这叫不叫有缘!
  不管怎样,老乞丐也是追了她半天把珠钗还给她的人,这个忙不能不帮。
  于是她走近,就见老乞丐面如金纸、牙关紧要,双目死死闭着,已经陷入昏迷状态。
  她飞速地诊脉,发现老乞丐感染了疟疾,俗称的打摆子。
  这种病可是冰火两重天,一会儿热得跟进了火焰山一样,一会儿又如坠冰窟,身体就这样在冰与火中,耗尽最后一点浸液,慢慢死去。
  既然遇到了,那就不能袖手旁观。即使逃跑途中,那也要先救人。
  这是她身为大夫的职责!
  陆清雨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先给他封住几大要穴,又在四周的草丛里寻找一种青蒿的植物。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眼下青蒿已经过了最佳的药效期,可有总比无强。
  陆清雨飞快地采了一抱,用石头捣烂,挤出汁液滴到老乞丐嘴里。
  等那一抱的青蒿捣烂完,她的手也快残了,累得气喘吁吁瘫倒在地上。
  月华如练,皎皎如雪。
  老乞丐悠悠醒转,他虚弱地发出一声低微的叫声,陆清雨忙凑上去,问,“老伯,您好点没?”
  老乞丐一双浑浊的眼睛看了她半天,才认出她是谁,忍不住裂开干燥的唇笑了笑,“是你救的我?”
  “是,恰好碰上了。”陆清雨点点头,扶他倚着树干坐着,又找了一把青蒿挤出汁液给他喝了。
  老乞丐舒服地长出了口气,“小丫头,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就见不到明天的日头了。”
  那可不?
  一个老乞丐,死在外头,谁知道呢。
  陆清雨默然,就见老乞丐挣扎着扶着树站起来,道,“小丫头,这么晚了是不是也没地方去了?”
  陆清雨也随之站起来,扶着摇摇晃晃的老乞丐,颔首,“是啊。”
  她没敢说太多,虽然于这老乞丐有救命之恩,可人心隔肚皮,在没见到弘羽之前,她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