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一三 这么悲催

一百一三 这么悲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弘羽站在窗边闷不吭声,萧珩想了想,还是劝道,“眼下还是先找人吧,咱俩有什么恩怨找到人再说。”
  
  他心里憋着火呢,这个余紫苑,竟敢算计到他头上,明明说好了要让陆清雨替嫁的,他也答应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她竟然半途又把人给截胡,真没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啊!
  
  他发誓找到陆清雨后,一定要让余紫苑悔不当初!
  
  弘羽这会子冷静下来,开始细细思量整件事情的经过。
  
  这事儿看着诡异,但也一定是人干的,既然是人干的,就有踪迹可循。
  
  他在屋内观察着,屋内整洁干净,床褥也没有凌乱的迹象,他睡在隔壁也没听见什么动静,意味着昨夜一定有人迷昏了清雨。
  
  香炉里的熏香已经燃尽,连香灰都没有一点,看来劫持清雨的人十分老道。
  
  可一个大活人,能在房间里无声无息被人移走,在客栈里怕是有人做内应吧!
  
  这也是他在发现清雨不见的时候,立马就叫人控制住客栈所有人的原因。
  
  现在,该从他们下手了。
  
  他叫来甲二,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见甲二拍着胸脯保证,“哥,放心吧,咱们是做什么吃的?这不是拿手好戏?”
  
  萧珩不知道他们两个说什么,好奇地看着甲二,“你们干什么是拿手好戏?”
  
  “殿下待会儿就知道了。”甲二嘿嘿一笑,自去了。
  
  “嘿,这是不把本宫放眼里了?”萧珩叉腰气恼,他可是堂堂的太子殿下啊。
  
  “你住的地方混进内应,夜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谁把你放眼里?”弘羽轻蔑地甩下一句话,也去忙活了。
  
  气得萧珩想找人骂一顿都找不到。
  
  吉祥在一边极力劝着他,“殿下,这都是些粗人,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呸,我才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他急的口不择言,也不说“本宫”了。
  
  不过是一刻,甲二就来报,“哥,客栈的小二招了。”
  
  弘羽点头,甲六带人提了一个捆得水鸭一样的人进来,往地上一扔,看得萧珩心惊肉跳起来。
  
  只见这人面目浮肿,跟个猪头一样,五官夹在肿胀的肉里,几乎都看不见了。
  
  除此之外,他身上还差这几把薄如蝉翼的小刀,那小刀明晃晃的,发出幽幽的冷光,伤口那儿一滴血不见,每过一会儿,甲二还会晃晃刀柄。
  
  萧珩闭了闭眼,果真是一帮粗人,粗得不能再粗的人,动辄就是刀剑相见!
  
  “说,昨夜你们是怎么干的?”甲二对着那人屁股上踹了一脚,恰好踢到他屁股上的一柄小刀,疼得他龇牙咧嘴,差点儿没有死过去。
  
  “我说,我说……”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他崩溃了,不等弘羽发问,就颤抖着声儿嚷嚷着。
  
  弘羽幽深的蓝眸居高临下望着他,手里提着长剑,剑尖幽冷的光无形中就让人浑身颤抖。
  
  那人已经吓得尿了裤子,屋子里一股子尿骚味儿。
  
  “昨夜,小人,小人在姑娘屋中的香炉里放了一段沉香……”
  
  “那沉香里有什么?”甲二猛喝道。
  
  “小人,小人不知,来人就交给小人一段沉香,说是让放在姑娘屋里。”
  
  甲二只把他背上的小刀柄一旋,那小二就发出一声惨叫,额头上滚下豆大的汗珠。
  
  “小人,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其他的,真不知道,大人们,饶命,饶命啊。”
  
  弘羽摆摆手,甲二把手里的一柄小刀收了回来。
  
  “交给你沉香的是什么人?”
  
  “那人用黑布遮着面,看不清脸。”小二生怕甲二再给他一刀,努力回想着,“那人说话不是本地口音。”
  
  “哪里的?是不是金陵的?”弘羽有些急躁,追问着。
  
  萧珩把眼一瞪,不干了,“喂,什么叫金陵的?你还在怀疑我是不是?”
  
  “你都跟余紫苑做下那等勾当了,叫我怎能不怀疑?”弘羽轻嗤道。
  
  “你……”萧珩气得甩袖要离去,可一想想找不到陆清雨他就算跳进黄河也没办法解释清,只能咽下这口气。
  
  “小的,不晓得金陵口音是什么样的。”客栈小二说完,眼神有些茫然地看了眼弘羽。
  
  弘羽就对萧珩扬扬下巴。
  
  萧珩瞪他一眼,气哼哼说了句金陵话。
  
  那小二摇摇头,“不是这个口音。”
  
  萧珩得意起来,“你看,不是本宫吧?”
  
  弘羽没搭理他。
  
  小二想了想,道,“那人高高大大,不大像南方男人那般清瘦,口音听上去是北方的。”
  
  北方的?
  
  弘羽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眼神不由一暗。
  
  他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萧珩和余紫苑身上,都把那人给忘了。
  
  难道,是他做的?
  
  只是,他为何要劫持清雨?
  
  是因为清雨能治他的病吗?
  
  陆清雨在船上躺了半天,晌午时分,那船停在一处码头上。
  
  岸上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她所在的船上终于有人下去采买,只是她屋子的门依然被锁上。
  
  她趴在窗口往外看风景,时不时有人声随风吹在她的耳朵里。
  
  她凝神细听,越听越狐疑。
  
  这话她听得懂,像是北方口音,压根儿不是金陵话。
  
  难道这一日夜,船是在往北方行驶的?
  
  要是萧珩的人或者余紫苑的人劫持了她,该把她送往金陵才是啊?怎么会朝北走?
  
  她有些琢磨不透了。
  
  如果不是萧珩或者余紫苑,劫持她的人又是谁?
  
  在富阳城的悦来客栈,在萧珩和弘羽的眼皮子底下,能把她偷梁换柱弄出来,这人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大。
  
  富阳城内,谁会有这样的能耐?
  
  她只觉得这人呼之欲出,却偏偏又不敢确定。
  
  船停了大概半个时辰,就又开动了。
  
  一路就没停歇过。
  
  陆清雨在窗口看着岸边的垂柳,判定着风向。
  
  正好是个大晴天,那日头已经偏了西,船上的风帆鼓鼓荡荡的,分明是北风。
  
  他们,真的在往北走。
  
  这条水路正是大运河,从南往北一路能到达洛阳,到底是北齐的人劫持了她,还是西楚的人?
  
  北齐的使臣前些日子就已经回国了,只有西楚的楚云朗还在富阳城内,会是他的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