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三 再来一次

一百三 再来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清雨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楚云朗,这家伙,还真能放得下身段呢。
  
  不过昨日夜里差点被他在城墙上害死,这个仇她还是没忘的。
  
  既然他找上门来,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殿下能看上民女的医术,民女真是无比荣幸!”她一边说一边对秦掌柜使了个眼色,“快去给殿下上茶水点心!”
  
  楚云朗眉头拧着,走在她旁边,不似昨日那般精神。
  
  “你昨晚给本宫刮了一次,的确舒服许多。只是经了昨夜惊吓,本宫睡不着,头又疼起来。”
  
  他语气没什么波澜,听上去跟说今日的天气不错一样,可陆清雨还是听出他语气中的隐忍。
  
  想必这个头风困了他很多年了,他可能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姿态吧。毕竟西楚也不乏名医的,这么多年都治不好,他也是无奈了。
  
  好,很好,有求于他,那就不客气了。
  
  “殿下莫急,这种顽疾想要治好非一日之功。”陆清雨嘴里说着,抬脚跨过润生堂的门槛,也没提醒一声楚云朗。
  
  就见他高大的身子猛地一晃,踉跄了下,差点儿没摔个狗吃屎。
  
  陆清雨憋着笑,侧脸看他,见他面色苍白中又带上一抹红,显然恼羞成怒了。
  
  “剁了这门槛!”楚云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了丑,气得咬着牙根怒吼。
  
  身后的侍卫就抽出刀来,当真要去剁。
  
  秦掌柜张着手,不知如何是好,拿眼去看陆清雨。
  
  陆清雨也不看他,只笑眯眯地看向那侍卫,不紧不慢道,“润生堂可是百年老字号,这门槛更是秦家祖宗留下来的,算是有些年代了。不说值个万儿八千的,千儿八百的总是值的。”
  
  那侍卫扬起大刀的手就顿住了,楞楞地看着陆清雨。
  
  陆清雨却笑容可掬地挥手,“别停,大兄弟,剁,尽管剁,我们掌柜的正缺银子进货,你家殿下给银子就成!”
  
  那侍卫的手就不知道该受还是该放了,举着大刀愣是停在了半空,看得陆清雨都为他辛苦:乖乖,这大刀怎么着也得几十斤吧,这么举着,胳膊得酸成什么样啊?
  
  这下轮到楚云朗哭笑不得了,眼前这丫头片子合着就是个钱蝎子啊?处处都要钱,怕是前辈子掉到钱窟窿里去了。
  
  “算了,”他摆手,跨进门槛。
  
  那举着大刀的侍卫松了口气,默默收回大刀。
  
  后面两位侍卫弯下身,把地上的红绒毯子收起来。
  
  陆清雨想着在富阳城驿馆刚见面时,这位西楚二皇子似乎也没这么浮夸啊,怎么才一天,他就变得这样了?
  
  是当时在萧珩和北齐使臣跟前没好意思吗?
  
  跑到乌镇这么个小地方,也不知道他显摆个什么劲儿。
  
  进了大厅,两人坐下来,陆清雨就给他把脉。
  
  脉浮带紧,是个内虚外实的症候。
  
  “殿下不仅有头风的毛病,这两年更添了耳鸣的症状了吧?”
  
  陆清雨说出病症,见楚云朗微微点头,忽地往前凑了凑,贴近他那张妖冶的面孔上,小声又神秘兮兮地道,“还有直中病吧?”
  
  “直中”就是肛门,意味着楚云朗有痔疮。
  
  楚云朗那张妖冶苍白的脸顿时就红透了,看着陆清雨,“你你你”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出什么来。
  
  在西楚,太医们给他诊脉都没说得这么直白,她一个小丫头,对着他这个大男人,竟敢把那么隐私的地方说出来。
  
  当真,当真让他——无可奈何!
  
  “哈哈哈,殿下不用害羞,在大夫眼里,没有男女之分。人身上哪个地方都一样,不分隐私不隐私的。”
  
  楚云朗的面孔快要滴出血来,咬牙低吼着,“这么说,我在你面前脱光了你也不在乎了?”
  
  他一气就忘了自称“本宫”了。
  
  “不在乎!”陆清雨大咧咧地一挥手,“你脱,荣幸之至!”
  
  她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眼睛里冒星星,楚云朗脸这么好看,想必身材也很不错吧?
  
  楚云朗被她那似乎能洞穿一切的眼神给看毛了,两手紧紧拢着前襟,就跟陆清雨要强行扒他的衣裳一样。
  
  “你,你不是成亲了吗?你夫君就不管你?”还真没见过这么不害臊的女人!
  
  陆清雨嗤笑,“不是你要脱的吗?我夫君看到也只能说你非礼我,肯定要揍你顿!”
  
  楚云朗无语了,这女人似乎就不能当正常女人对待!
  
  他气得无话可说,把手在桌案上拍了下,磨着牙问,“你说,这病怎么治?”
  
  “啊,这直中的病说来也不难,”陆清雨托着下巴,状似思考,一会儿就两眼冒光地看着他。
  
  “首先,杀掉一条狗,把狗的膀胱取出来。拿一根空心的竹管,穿狗的膀胱。把膀胱从人的肛门里面捅进去。接着在外面对着竹管开始吹气,狗膀胱就开始在人体内膨胀了。然后往外拖,拖着那根竹管和狗的膀胱引出。取刀割掉溃疡,用止疼中药糊上。”
  
  楚云朗听得龇牙咧嘴,还没割,都觉得疼了。这又是杀狗,又是捅进去,还要拽出来,再一刀割掉。
  
  怎么听着跟杀鸡宰鱼一样?
  
  陆清雨却兴致勃勃地继续说下去,“这个时候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肛门拖出来回不去了,怎么办?这时候要把你倒吊起来,让你的肛门自动地往腹腔里坠。可是还回不去怎么办?那就是用一盆特凉的水,对着你的胸口和腹部一泼,会产生肌肉收缩效应,肛门就缩回去了。”
  
  她一口一个“你”,听得楚云朗极不舒服,好像身临其境一样。
  
  “给我住口!”他冷冷喝道。
  
  陆清雨愣了下,旋即笑了,“殿下,您这是讳疾忌医啊。这样是不行的啊,这是病,得治!”
  
  “好,你给本王治!”楚云朗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细长的桃花眼瞪圆了。
  
  “那个,殿下啊,我给您用的方子包好的,只是药材嘛,有些贵,需得您先支付定金才成啊。”
  
  “不就是要银子吗?有。”楚云朗咬牙一笑,朝身后侍卫看去,那侍卫就掏出一张银票递过来,楚云朗往桌子上一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