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一百二 来者是谁

一百二 来者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来你今天就是想讹了?”陆清雨不慌不忙地把手里的处方本拍了拍,“证据摆在这里都不看,还睁眼说瞎话,那就是欠揍!”
  
  “欠揍”两个字刚一落,还没看到弘羽身形动,那壮汉脸上就挨了两巴掌,左右各一巴掌,“啪啪”的两声,清脆得很。
  
  “你们敢打人?”那壮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往地上一躺,就哭天嚎地起来,“天爷呀,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药铺把我媳妇害死,还让人行凶打人啊?”
  
  陆清雨也懒得跟他折腾,反正有弘羽在呢,不怕治不了这壮汉。这年头,有拳头才是硬道理,对不讲道理的人来说,拳头更有效。
  
  她对弘羽悄悄说了几句话,弘羽就把甲二叫来,低低吩咐了。
  
  秦掌柜看得一头雾水,还问,“是叫人去报官吗?”
  
  陆清雨但笑不语,不多时,乌镇保长杨安就来了,他带着十几个弟兄进了润生堂,听秦掌柜和壮汉吵吵嚷嚷地分解了一番,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陆大夫给我媳妇看过病,药到病除,妙手回春。我媳妇是什么样子,这镇上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杨安说完,环顾四周。
  
  看热闹的人纷纷点头,“可不是?他家那婆娘产后失调,疯了大半年,差点把孩子给弄死……”
  
  “一剂药,”有人伸出一根手指比划了下,“就一剂药,人就清醒了。”
  
  “陆大夫自打来了润生堂,治了不少疑难杂症,断不会把一个伤寒病人给治死的。”
  
  壮汉见人都向着陆清雨说话,哭的声音小了些,依然咬着牙死证着,“你们别听他胡说,我媳妇就是喝了她的药才死的……”
  
  这么多人都证明陆清雨医术高明,这壮汉偏偏一口咬定是她害死的,动机怕是不纯了。
  
  一炷香的功夫,甲二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纸包,进了屋直接交给陆清雨。
  
  陆清雨打开来,放在鼻端嗅了嗅,抬起头来,目光冷肃,“这是从你家找来的药,这里头的桂枝用了五钱……”
  
  “什么,你们去我家了?”壮汉吃惊不已,不过很快又梗着脖子瞪着眼,“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陆清雨把那一包药往他脸上扣上去,“五钱足以致命!”
  
  围观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还真的是喝药喝死的?”
  
  “这方子上写的是五分,现在药里却是五钱,告诉我,这是哪个大夫开给你的?”
  
  听见质问,壮汉不似方才那般蛮横了,只目光闪烁地梗着脖子嚷嚷,“这不是你们药铺给抓的药吗?你还来问我!”
  
  秦掌柜听到这里,气得撸袖子上前一脚踹过来,骂骂咧咧的,“我踹死你个狗娘养的,到这时候了还敢诬赖我们药铺?这镇上统共就这么几家药铺,每家包药的牛皮纸都不一样,一问便知,除非你这药不是在乌镇抓的……”
  
  骂完,就叫伙计找来一张包药的纸,虽然颜色看不出什么来,但迎着日头细看时,隐隐有淡淡的花纹。
  
  围观的众人又把壮汉家里包药的纸捡起来,细细对比了下,果然不同。
  
  “哈,竟敢把屎盆子往人家润生堂、陆大夫身上扣?想钱想疯了吧?你怎么不去抢!”
  
  “乌镇也就是三家药铺,就算查不到,到富阳城里也能找得到!”
  
  “揍死这狗日的,人家陆大夫多好的人,都快被他诬赖成杀人犯了,这种人,还敢在外头丢人现眼,怎么不死在家里?”
  
  一声声诛心的骂声,让壮汉再也装不下去,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其他几个人使了个眼色,抬起担架就往人群里钻。
  
  “父老乡亲们,别让这种蛀虫跑了。”杨安适时发挥了保长的作用,大喊着冲过去,“都搭把手,把这人给我逮住了。”
  
  于是众人纷纷出手,把壮汉给摁在了地上。
  
  陆清雨走上前,弘羽跟在她旁边寸步不离,生怕她被人欺负了。
  
  她蹲在担架旁,揭开死人身上盖着的白布单子,细细查看着。
  
  不多时,她就起身,道,“是中毒死的。”
  
  人群哗然,又听她道,“这女子死得不明不白的,不知道是不是她夫君把她害了,想嫁祸到我们头上呢。父老乡亲们做个见证,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人声鼎沸,群情激愤,把壮汉几个人围在中间,挥舞着胳膊,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在他身上咬掉一块肉。
  
  壮汉面色惨白,额头冷汗涔涔,见势不妙,撂下担架就想钻出人群,却被眼尖的人给一脚踹回去了。
  
  “杀人犯,杀人偿命,别想跑!”
  
  “这女子我认识,她是我姥姥家邻居的表嫂的女儿,今年才十八岁,嫁给这男人不到一年,就被他害了。”
  
  “那叫她家人上衙门击鼓伸冤,把这男人千刀万剐喽。”
  
  壮汉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陆清雨和弘羽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紧紧牵着手,退到润生堂大厅内去了。
  
  剩下的事,还需要他们好好查证呢。
  
  派出去的死士很快回来,办事效率十分高,悄悄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交给弘羽。
  
  弘羽看了眼,递给陆清雨,陆清雨看了看,似乎见过这类的银锭,却一时想不起来。
  
  弘羽提醒她,“这是柳家存在钱庄的银子。”
  
  陆清雨忽然想起来,这种银锭子她在陆曼儿那儿也见过,当时就查到是富阳城柳家的,后来才知道柳家和余紫苑的渊源。
  
  如今又牵出余紫苑来,看来,这背后指使之人,跟余紫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看样子,余紫苑是不会放过他们了。
  
  她和弘羽对视一眼,“她这是不想让我好过了?”
  
  “放心,有我呢,既然她不叫你好过,她也别想好过。”弘羽紧了紧握着清雨的手,沉声道。
  
  陆清雨有些忧心忡忡,“她的花样层出不穷,防不胜防,手底下有那么多死士,咱们可千万要小心了。”
  
  “知道。”弘羽点头。
  
  陆清雨不知道弘羽接下来会怎么对付余紫苑,虽担心余紫苑又憋着什么坏招,但不给她个厉害尝尝,她就不会收敛。
  
  这样的人,是绝不能示弱的。
  
  壮汉没能全身而退,被杨安带着几个人捆起来,把他好一顿揍,又找了个柴房关起来,说是三天不给饭吃。
  
  此事暂且告一段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