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九十六 全城动员

九十六 全城动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她银子!”楚云朗气喘吁吁地吩咐身边的随从。
  
  随从爽利地从腰间荷包取出一小锭银子,递过来。
  
  陆清雨瞧了眼,却不接,只是咂巴着嘴,“什么意思?埋汰我呢?”
  
  萧珩憋着笑,一声不吭。
  
  楚云朗不明所以,长眉挑起来,“不是你要的吗?”
  
  “我要的是一个数,你这是多少?”陆清雨又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
  
  “一个数?不是十两?”楚云朗生怕她不明白,还反问她,“十两看个病不少了。”
  
  “那是你们西楚的价格吧?”陆清雨没有好话,“我们南梁给一位皇子看病,底价就是一千两!”
  
  她把那根手指特意在萧珩眼前晃了下,“喏,这位殿下买一丸药就是一千两。”
  
  萧珩赶忙点头,映证她的话正确。
  
  楚云朗又气又羞,真是长见识了,这丫头竟然在南梁太子面前如此羞辱他!
  
  好,这是在报复他吧?
  
  不过自己有求于人,他也没法揭穿陆清雨的心思。
  
  “给她!”咬咬牙,他又吩咐随从。
  
  这次那随从没那么爽利了,摸索着掏出一张千两的银票,捏在手里却看着楚云朗问,“殿下,真,真给她吗?这也太贵了吧?”
  
  陆清雨一把从他手里抽过去,还不忘挖苦他一顿,“没见识,你家主子好歹是个皇子,一千两能治他的病,不值啊?”
  
  随从当然不敢说不值,只能眼睁睁看着陆清雨把那张银票塞进怀里。
  
  收了银子,自然要给人家止痛了。
  
  陆清雨也不怠慢,从城墙上捡起一块石头,在地上磨了磨,呲啦呲啦异常刺耳。
  
  萧珩的御医抱着胳膊皱着眉看着这小丫头片子,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珩被她坑过,这会子也不吱声,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楚云朗,虽然疼痛难忍,额头上都冒冷汗了,可心底却有些紧张,潜意识里觉得这丫头憋着什么坏招。
  
  “伸手!”陆清雨把那石头磨得圆润些,冲楚云朗扬扬下巴。
  
  楚云朗不知所措,却还是依言伸出左手。
  
  他的手修长秀气,皮肤偏白,有些病态的白,手背上清晰可见青色的血管。
  
  “比女人还白!”陆清雨撇撇嘴,小声嘀咕着,也不管楚云朗听没听见,一把抓住他的手,拿石头对准他的手腕子就刮下去。
  
  “哎哟……”冷不防被拿石头在皮肤上刮来刮去,楚云朗痛叫出声来。
  
  “闭嘴!”陆清雨两眼一瞪,凶巴巴地吼道,“一个大男人,连这点儿疼都受不了,你还能干什么?光知道玩阴谋诡计了吧?”
  
  好不容易逮着这样的机会,她怎能轻易放过他?
  
  前一刻,他还想在城墙上把她害死,没想到后一刻就现世报,落在她手里。要不是让他八层皮,她都对不起她这个姓!
  
  “又没破皮没出血的,叫唤什么?你让这些守城杀敌的将士们怎么看?”
  
  她对着楚云朗劈头盖脸就一阵好骂,成功地让他闭紧嘴,一声都不再发出来。
  
  萧珩跟看猴把戏似的,搓着下巴颏,一双眼睛滴溜溜在陆清雨身上打转:看不出来嘛,这小小的身量,竟然有如此惊人的镇吓力,都能把堂堂西楚二皇子给镇住!
  
  这个西楚二皇子,定是得罪这丫头了。
  
  萧珩非常肯定以及确定地想,就见陆清雨双手不停,从楚云朗的手腕刮上手肘,从手肘又刮向他的臂膀。
  
  没多时,他整条胳膊就跟从辣油浸泡过一样,红彤彤的眼看着就要破皮了。
  
  此时的楚云朗,咬牙闭目,另一只手死死攥成拳头,额头上大汗淋漓。
  
  只是面色,明显红润了不少。
  
  随从在一边急得不行,眼见着他家主子受这个罪,又不敢多一句嘴。
  
  不然,一千两银子可就白费了。
  
  刮完一条胳膊,陆清雨又毫不客气地拽过另一条,使尽吃奶的劲儿刮起来。
  
  今日不刮下他一层皮,简直就对不起她在城墙上那一瞬间的恐惧啊。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她已经把楚云朗两条胳膊刮了个遍。
  
  再看楚云朗时,面色涨红,额头上汗珠子顺着面颊滴到下巴上,又流到地上,不多时就在他身边流淌成一条。
  
  “不疼了吧?”陆清雨把手中的石头一抛,拍拍手,抱起胳膊看着楚云朗。
  
  楚云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此时的他,两条胳膊火辣辣的,却又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酸爽,更神奇的是,太阳穴那如波涛汹涌般的疼痛全退了。
  
  这让他想找茬都找不到。
  
  一千两银子,花的,的确值!
  
  随从掏出帕子给他擦干净脸上的汗,他勉强甩甩胳膊,用宽大的袍袖遮住那两条跟扒了皮的胳膊,这才云淡风平地双手作揖,“在下谢过姑娘!”
  
  听上去还挺不记仇的。
  
  不过陆清雨可不会相信,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们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这人就要在城墙上把她结果了,谁知道这会子心里对她恨成什么样了?说不定想把她大卸八块的心思都有吧?
  
  “不谢,”她漫不经心地摆摆手,“拿了银子就要治病,而已!”
  
  “好!”萧珩双手拍了几下,笑容满面,“我南梁的医术就是精湛!”
  
  他话音刚落,身边的御医就忍不住了,期期艾艾地望着陆清雨,“姑娘,这是祖传秘术?”
  
  秘术个屁!
  
  不过就是刮痧而已!
  
  经络疏通,疼痛自然消失了。
  
  陆清雨十分惊讶地看着御医,没想到这个年代的大夫竟然没有见识过刮痧,看来,又多了一项赚钱的营生了。
  
  “嗯,祖传的。”她矜持地点点头,一点儿都不多说,在御医眼巴巴的期盼中,施施然地行礼下了城楼。
  
  身后,是萧珩自豪的目光,还有楚云朗意味深长的眼光追随着。
  
  而陆清雨,谁的眼光都不在意,她只想着怎么回去!
  
  僵持了一夜,在黎明将要破晓的那段最黑暗的时刻,城外围攻的人终于进攻了。
  
  呐喊声惊醒了城墙上已经困得东倒西歪的士兵们,他们一个个连忙站好身姿,戴好兜帽,睁大眼睛,查看着城下的情况。
  
  萧珩带来的仪仗并未进城,驻扎在离此地十里的郊外。这是萧珩安排的,为的就是不想让军队进城扰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