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八十六 山上剿匪

八十六 山上剿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弘羽接过纸包,一个闪身就引到暗处,不多时人就回来,说是已经把药下在酒里。
  
  他们就躲在外头远远看着,几个人搬着酒坛子进了正面的大房子。
  
  他们等啊等,约莫一炷香过去,弘羽方才带着人摸了过去。
  
  门口还守着七八个人,他先把他们放倒,方才透过窗纸往里头看。
  
  里面东倒西歪,桌子、地上都是人,显然已经喝了陆清雨的药了。
  
  坐在铺着狼皮褥子主座上的男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像个白面书生,一点儿没有匪气。
  
  众人愣了愣,印象中以为老虎山上的头目肯定是个黑张飞一样的大汉,谁料竟然是个如此文弱的书生,让人不敢置信。
  
  “诸位,别来无恙啊?”他看着弘羽带着一群人闯进来,面上含笑,十分有礼。
  
  弘羽不擅长跟人打交道,自然没说什么。
  
  其他人也就不敢说话。
  
  陆清雨站在最后面,打量了那人几眼,悄悄退了出去。
  
  这里不是她的战场,她要去该去的地方。
  
  四个死士跟了上来,他们按照镇丁先前搜索的路线,悄声摸到了后山,那里错落分布着一个一个小院子,显然是山匪家眷住的地方。
  
  此时正是深夜,家眷们都睡了,静悄悄的,也分不清哪家是谁,不过陆清雨听弘羽说过,这里有个疯婆子,她就专门叫人去查。
  
  其实也用不着怎么查,疯婆子夜晚疯得更厉害,没多久,他们就听见一个小院子里传来摔打东西骂骂咧咧的声音,于是直接奔了过去。
  
  隔着门缝,就见院子里站了一个老妇人,借着月色和院子里的灯笼,那老妇人披散着花白的头发,衣衫不整,又唱又跳,声音干哑,听上去就想缺了油的车轴。
  
  “把她带出来。”陆清雨朝身后一个死士吩咐着,那死士飘然跃过墙头,打开大门,一群人明目张胆地闯进去。
  
  那疯婆子见了人竟不害怕,只是转过身来,一双赤红的眸子盯着他们,肆无忌惮地笑着,“菩萨来了,菩萨来了。”
  
  说着,就奔着陆清雨而来,“菩萨,您是来超度老妇人的吗?”
  
  陆清雨汗颜,她一身黑衣男装,怎么看也不像菩萨呀?
  
  这老妇人,果然疯了。
  
  “我不是菩萨,我是来救你的。”想了想,她还是温声安慰这老妇人,“你跟我走……”
  
  老妇人一听她不是菩萨,就转过身不理她了。
  
  陆清雨无奈,朝死士使了个眼色,他们上前就把她抬头抬脚抬了出去。
  
  老妇人嘴里哇啦哇啦叫着,陆清雨也不管,直接叫人抬到前面那座正屋外。
  
  屋内,并没有像他们设想的那般顺利,先前倒下去的人还有一部分趴着,上首那书生匪首身边却围了一圈人,足足有四五十,比起弘羽带的人多了两倍。
  
  陆清雨看明白了,这些人分明还有后手。
  
  “你们一上来,我们就接到信儿了。”白面书生匪首很是得意,“你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殊不知掉入我的圈套了。”
  
  陆清雨思索着,实在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上山的时候明明是静悄悄的。
  
  像是探查到她的内心一样,白面书生笑嘻嘻好心地解释着,“叫你们死也做个明白鬼。子时瞭望哨的人要回来吃宵夜……”
  
  “我去!”陆清雨忍不住爆了粗口,这山匪的待遇竟然这么好,也是他们心急,没有再等一夜。
  
  不过要不是因为这有个规定,也许他们能出乎意料呢。
  
  白面书生匪首笑得很是柔和,看了看弘羽,扬着下巴,“如何?是自刎还是喝毒酒?”
  
  见弘羽不动声色,他又挤挤眼,“只要你死,其余人我立马放了。”
  
  陆清雨一听只觉不好,镇丁们和弘羽不过才认识几日,没什么深厚的感情。
  
  这个小死白脸山匪,显然不是个好东西。
  
  那些镇丁们都眼巴巴瞅着弘羽,眼睛里分明写着“你死了换我们八十多人,值!”
  
  弘羽没说话,像是在思考。
  
  陆清雨却急坏了,弘羽是个不会为自己辩解的性子,万一真答应这小死白脸的条件怎么办?
  
  她刚要不顾一切冲进去,忽然听到一个清泉泄流般的声音,“你要是反悔呢?”
  
  “我白某人一向说话算话。”原来小死白脸姓白。
  
  谁知道他算不算话?又没打过交道!
  
  “那好!”弘羽答应了。
  
  听见这话,陆清雨再也按捺不住,不管不顾冲进去,“弘羽,你别傻!”
  
  弘羽回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烛火中,那笑容像是夏花般灿烂。
  
  还没等陆清雨说话,弘羽忽然拔出旁边镇丁的佩刀,朝脖子上抹去。
  
  “弘羽——”陆清雨撕心裂肺地喊着,几乎心神俱裂,刹那间,心儿都要碎了。
  
  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以往也不过是对他颇为怜惜,可轮到心痛,这还是头一次。
  
  一瞬间,她的眼泪下来了,“你怎么这么傻?”
  
  下一句“你死了我怎么办”还没说出口,就见一道白虹直贯上座上的人。
  
  小白脸匪首大喊一声,偏着脑袋躲过去,一绺头发飘落在那张铺了灰狼皮褥子的座椅上。
  
  “你言而无信!”他气急败坏地大骂。
  
  弘羽则趁势而上,身子几个纵跃,跳到那人面前,探手对着那人的面门抓去。
  
  小白脸匪首身形一错,往旁边跳去。谁知他快弘羽的身形更快,手一翻,如蛟龙入海般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一甩,他就似断线的风筝般朝座椅上摔去。
  
  弘羽一步欺上前,顺手拔下座椅上方扎在墙上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于杀伐中透出一丝恣意潇洒来。
  
  小白脸吓得脸都青了,“少侠,少侠饶命,有话好说,嘿嘿……”
  
  “他不是什么少侠,也不想要你的命!”此时陆清雨才缓过一口气,走上前,对小白脸匪首笑吟吟道。
  
  “那,那要什么?”小白脸匪首也许吓傻了,结结巴巴问。
  
  陆清雨嗤笑一声,“他再说不知道,削掉他一只耳朵。”
  
  “你这婆娘好狠毒!”小白脸匪首嘶喊着,十分痛恨地看着清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