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娇医娘子 > 八十章 替天追贼

八十章 替天追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是我执意就要她一个呢?”弘羽忽然冷了声,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单维。
  
  单维呆了呆,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咬牙道,“少主若是执迷不悟,老朽也只能另选他人了。”
  
  这个他人,弘羽自然听懂,就是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双生子——慕容驰!
  
  也就是说,单维还留有后手。
  
  的确,他能做少主,那跟他一母同胞的慕容驰自然也能。
  
  单维这是在威胁他?
  
  他就弄不懂了,为何偏偏不能只有陆清雨一个女人?这难道还能碍了圣巫族的事儿吗?
  
  似乎看出他的迷惘来,单维打了他一棍子又给了他一颗甜枣,“少主,您日后的身份尊贵无比,自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做正室。不仅如此,还要娶其他贵女或者公主,来巩固地位……”
  
  这一番话,弘羽听明白了。
  
  原来,身在高位,并不全是自由自在荣华富贵啊,还要舍弃自己的所爱?
  
  即如此,这个少主,不做也罢。
  
  “单先生,”他忽然笑了笑,对着单维恭敬施礼,广袖下的一双手搭在一起,是一个标准的揖礼,“恕我不能接受,明日一早,我便带着清雨和岳母一起回家!”
  
  单维以为自己说得很清楚了,少年人,谁不想坐享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啊?没想到他苦口婆心劝了一番之后,竟是这个结果?
  
  说实在的,慕容驰虽然也是圣女的儿子,可龙生九子,双生子的能力也有高下之分。
  
  慕容驰养在慕容俊身边,那是个多么自私可怕的人,单维是清楚的。慕容驰的性子能好到哪里?
  
  再说,他打小就没受过一丝苦,哪里知道人间疾苦?不像慕容弘,从小便被抛弃,跟着狼群长大,这一生,几乎尝遍所有的坎坷,这样的人,做了那九五之尊的位子,才能心系天下,才能永保圣巫族长久!
  
  方才也不过是为了激将他才说出另有人选的话来,如今却被他抓住这句话不放,单维真是犯愁了。
  
  可要成就一番大业,就不能把心思放在男欢女爱上,若是心有挂碍,人就有了软肋,容易被人要挟。
  
  今晚的事不就是个很好的警告?
  
  单维自忖一切都是为了少主好,所以,就放低了姿态来劝弘羽,“少主,她不过是个乡下丫头,您这是没见过几个女人,才对她恋恋不舍的,将来见多识广,自然就发现她并不是多好的。若是您对她还有情分,不如就收在身边且先乐呵几日,老朽也不是那等不通情理之人,一定会照顾好陆姑娘的。”
  
  他自认为自己这番话说得十分得体,见弘羽并没有说什么,就松了一口气,以为他是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
  
  与其劝他舍弃陆清雨,不如暂时先顺从他,男人嘛,谁不图个新鲜?
  
  将来他见过更多的女子,就知道陆清雨不过一个山野村姑而已,上不得台面,拿不出手,日后,怎么跟那些权贵之家的夫人们来往啊?
  
  单维这般想着,就放下心来,见弘羽没什么话,赶紧告辞出去。
  
  弘羽在他走后,眼皮才抬起来,眸中已经没有任何温度了。
  
  单维以为他心性单纯听不懂这些暗示吗?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把清雨当作小狗小猫一样的玩物,喜欢了便玩几日,不喜欢了就抛在脑后。
  
  也许,在别的男人的眼里,这样做天经地义。可是在他心里,他已经认定清雨是他的妻子,这辈子,他便只有她!
  
  儿时跟着狼群生活,他就看到狼一生只得一个伴侣,若是另一方死了,那一方也绝不会独活。
  
  他虽然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人物,暂时给不了清雨荣华富贵,可是他愿将他这一生都交给她,他的人他的命都是她的。
  
  什么联姻巩固地位啊,什么门当户对啊,都是狗屁!
  
  弘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朝后院走去。
  
  陆清雨已经睡了,经过一夜的惊吓还有厮打,她早就身软体累,别管是什么地方,沾着枕头就睡过去了。
  
  弘羽回到屋子,听到的是她绵长均匀的呼吸声,他顿时就心满意足了。
  
  有了她,他的心才有着落,才有了家的感觉!
  
  第二日一大早,陆清雨就被惊醒了,她只觉得自己脸上麻麻酥酥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一样。
  
  她最怕虫子,生怕脸上爬了虫子,吓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就见一张俊脸,正贴在她的脸上,像小猫一样舔着她。
  
  她吓了一跳,弘羽这是在做什么?
  
  见她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巍巍的,蝶翼一般,弘羽也是惊了一下,瞬间退后,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她。
  
  陆清雨心有余悸,忙翻身坐起来,有点尴尬地问,“你这是做什么?”
  
  弘羽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他不敢对上陆清雨的眼睛,遮遮掩掩的样子让清雨狐疑起来,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两人都是生瓜蛋子,陆清雨虽然老道些,只因平日里跟他打闹惯了,以为他什么都不懂,纯粹把他当哥们的。
  
  所以,一时也猜不透弘羽到底什么意思。
  
  两个人僵持了一阵,还是弘羽先开的口,“咱们,今天回家吧?”
  
  陆清雨愣了愣,回家?哪个家?
  
  不过一瞬间,她就明白过来,这人,是想回他们牛角洼的家吧?
  
  他不当少主了?
  
  昨夜她被人掳走用来要挟他,这里头的内幕她不大清楚,但在这么个守卫森严的大院子,她觉得她这么大个活人被装进口袋,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如果弘羽做了少主竟连她都没法保护,这个少主,当的还不如牛角洼的里正呢。
  
  不当也罢。
  
  想必,她含笑点头,“好,我们回家!”
  
  见她愉快地答应下来,弘羽一直忐忑的心才安下来,忙去前边操持车马。
  
  陆清雨洗漱穿戴好,就去叫她娘和小桌子娘俩,弘羽已经套了车来接她们。
  
  于是一行五个人坐了马车,由弘羽驾车,离开单宅。
  
  单维追出来,在大门口苦苦相劝,“少主,您可要想好啊?”
  
  弘羽闷不吭声,一脸固执的样子,终于让单维放弃了,他目光一厉,冷冰冰道,“希望少主不要后悔!”
  
  弘羽一甩鞭子,马车骨碌碌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