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六零小甜媳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列车乘务员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列车乘务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恩礼一看到这种无数人盖过的被子那点小洁癖就犯了,她把铺盖枕头收一收全都丢到上铺,自己的包袱垫着当枕头。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这间只有他们俩,门上没玻璃而且有锁,所以门一关就算是与世隔绝。
  
  “有靠山就是不一样。”她舒舒服服的抱着后脑勺和衣躺下。
  
  车票是严朝宗帮她补的,具体多少钱他没说,虽然知道他不差这点钱,宋恩礼还是打算明天请他吃饭以示感谢。
  
  “那你一定要记着我这个靠山,有事儿就来找我也好歹让我物尽其用。”严朝宗笑着脱下自己的中山装外套递给她,“夜里温度低,盖着吧,万一冻着了你的沪市之行就不好玩了。”
  
  宋恩礼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去。
  
  这个男人让她觉得亲切,自带家人的温暖,她不排斥,当然更不会嫌弃。
  
  严朝宗也学着她那样把铺盖丢到上铺,不过他并没有躺下,而是盘腿坐着,从公文包里拿出点文件来看。
  
  他繁忙的样子让宋恩礼又想起她的父亲。
  
  以前有几次跟父亲一块儿出门,只是不管在车上还是在飞机上,他似乎总有看不完的文件处理不完的公事。
  
  “休息会儿。”宋恩礼拿走他手上的文件。
  
  严朝宗抬头,目光柔软了一下,“好。”
  
  两人并排躺在铺位上,中间只隔着一张小小的桌子。
  
  虽然不是几十年后的那个沪市,但毕竟是沪市,虽然她只是归国的华侨,但毕竟在沪市成长了十几年,哪怕这个城市跟她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在匡次匡次的列车声中,宋恩礼的心里,竟也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慨。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火车还在慢吞吞的前行,窗外的景色倒退得触手可及。
  
  严朝宗不在铺位上。
  
  宋恩礼刚准备起来去找他,他端着大托盘进来,“醒了,快去洗漱下吃早饭。”
  
  托盘里,小馄饨香气扑鼻,还有俩煎蛋和四个肉包子。
  
  “真香,我这就来。”宋恩礼从包袱里找出毛巾牙刷开门出去。
  
  差不多晚上七点才能到沪市,这会儿才早上八点多,还有近十一个钟头。
  
  早饭后,严朝宗继续办公,宋恩礼闲来无事便躺在那儿假寐。
  
  卧铺间的门突然被人轻声叩响,没等他们应声,外面的人已经把门打开。
  
  “严书记,您也在。”一个漂亮的女乘务员。
  
  是真的漂亮!
  
  宋恩礼到这个地方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白皮肤,瓜子脸,丹凤眼,烫着齐耳的细卷发,一身齐整的蓝色铁路工作人员制服,有着说不出的妖娆劲儿。
  
  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这女乘务员和严朝宗之间扫了个来回,暧昧的抿起嘴角。
  
  虽然严朝宗看上去坦荡荡,但就这女乘务员的眼神,要说这俩人没猫腻,打死阿呜她也不信。
  
  这些个当领导的就是喜欢在火车上搞三捻四,似乎已经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不过她并不觉得有啥。
  
  还是那句话,存在即合理。
  
  严朝宗一中年男人,就算没婚姻,宋恩礼也从来没觉得他是靠双手解决生理需求。
  
  “谢乘务员,有事儿?”到底是当领导的人,严朝宗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笑容得体。
  
  谢姓乘务员脸上的笑明显僵了一下,快速掠了眼宋恩礼,最终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盖着的男士外套上,很不又好,“听说您在,过来跟您问个好。”
  
  宋恩礼觉得她可能是误会了自己跟严朝宗的关系,脱下外套递换给严朝宗,“大叔,我出去走走,你们先聊。”
  
  “别跑来跑去,不是你想的那样。”严朝宗起身穿好鞋,把衣服丢铺上,“我出去会儿,等会儿给你带午饭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