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六零小甜媳 > 第一百三十章 一锅热油

第一百三十章 一锅热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一瞬,萧和平觉得他媳妇温柔得无以复加,让他一铁骨铮铮的男人有种被孩子一样宠着的感觉。
  
  他们这院和隔壁那院隔了条一人那么宽的小路,宋恩礼让萧和平留在屋里,自己跑出去随便看了两眼又跑回来,“隔壁哪儿来的人,估计刚才你听到的动静就是她醒了溜了吧。”
  
  萧和平对宋恩礼的话总是深信不疑,“没死就成。”
  
  宋恩礼笑得深意,“死不了。”
  
  最多被张老棍做个半死。
  
  她看看时间还早,就烧了锅热水叫他把野兔宰了,“你在这儿慢慢弄,待会儿我回来给你做红烧兔子吃,晚上还能给爹和二哥当宵夜,阿五以后会在这儿看家,你有啥事就让它来找我,想吃啥也可以跟它说。”
  
  要是以前她铁定第一时间把野兔她拿回萧家跟大伙儿分享,不过今天这事后,宋恩礼想,她再也不会拿好东西去喂白眼狼了。
  
  等过阵子搬回这儿来后,她可以隔三差五把王秀英他们叫过来吃饭,至于别人,休想。
  
  “好。”萧和平乖乖的答应。
  
  宋恩礼回地里干活,萧和平就在家杀兔子,他把兔子皮剥得格外仔细,打算待会儿用土法子硝制一下存起来,北方冬天冷,他得多弄几张兔子皮给媳妇缝在袄子里边做内衬,那样穿着暖和。
  
  他想起初次见到媳妇的时候,她穿着那身狐皮大衣时的高贵模样,心里仍觉得幸运。
  
  这样天上月亮般的姑娘,居然会成为他媳妇。
  
  宋恩礼回到地里没多久,刘寡妇到处找起刘芬芳,原来看牲口棚的另一个小姑娘觉得刘芬芳故意躲懒不干活就把这事儿报到了生产队队长那儿,生产队队长就过来找刘寡妇,刘寡妇这才知道自家小闺女已经消失一个多小时。
  
  而几百米开外的破茅草房的土炕上,张老棍对刘芬芳的折腾压根就没停过。
  
  刘芬芳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咋出的张老棍家,她只知道每家每户的烟囱里都已经开始冒出炊烟,此时距离她被张老棍弄回家已经差不多过去四个小时。
  
  她浑身能玩的地儿被张老棍那根臭烘烘的禸棍子给玩了个遍,前面后面连嘴里都是腥·臭的液體,全身掐得没一块好地儿,她披头散发、瑟瑟的裹着衣服走在路上,觉得一路上的人全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真不要脸,居然跟张老棍睡了。”
  
  “都被张老棍睡烂了,还想嫁给谁去!”
  
  ……
  
  “不,我没有,我没有!”刘芬芳拼命捂着耳朵往家里跑,等进了院门再回头去看,路上哪儿来的人。
  
  “死丫头,疯哪儿去了!”刘寡妇在屋里听到动静跑出来,一指头戳她脑门上。
  
  刘芬芳脑子里全是刚才那场噩梦,想想自己所承受的委屈和折磨再看看自家亲娘这穷凶极恶的嘴脸,气急败坏的推开她冲进屋里,咣当从里面给门上栓。
  
  她跟张老棍的事绝对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她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反正她已经跟徐勇民睡过了,最多就是下面腫几天,等这几天过去了,身上的伤退了谁也不会发现啥,到时候她还是可以让徐勇民给她买这买那,要是真被人发现她就全赖到徐勇民头上,顺便再把他从刘翠芳手上抢过来。
  
  有了徐勇民这个垫背的,刘芬芳心里稳了不少。
  
  不过想到张老棍弄进她身体里的精儿,她赶紧从炕洞里摸出一头蒜来,掰了两瓣丢搪瓷茶缸里跑去灶间冲了杯热水下去。
  
  大瓣蒜是徐勇民给她的,崭新的搪瓷茶缸也是徐勇民给她的。
  
  徐勇民总喜欢弄她里面,每次完事儿后就让她冲一杯这样的水喝,说是这样就不会怀上。
  
  而不远处小院里,宋恩礼正坐在院子里剥着先前从县上买来的一毛俩的蒜,于她来说,这只是做肉菜之必备良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